生姜

世界上最难的事是


『感同身受』


最喜欢温柔的人了。


叶蓝only。

[叶蓝]他们仨

   ABO/老叶视角/我流原著向
[叶蓝]他们仨
 
隆冬的清晨,叫醒叶修的不只是叽叽喳喳的鸟儿,还有厕所里大喊大叫着没纸的叶双儿。

“老爸,没纸了!老爸,尿尿没纸怎么办啊?”叶双儿蹲在马桶前看着空空的纸盒,作沉思状状。那小动作有模有样学思考的巨人。

叶修汲拉着拖鞋,拿着一卷新打开的厕纸,动作熟练的装入纸盒。食指点着叶双儿的脑门,笑骂道:“你这小没良心的,不知道你老爸昨天才回来啊。怎么今天那么不体谅我啊?”

叶双儿鼓起一口气站起来,小腿蹲麻了,圆滚滚的身体一歪,就妥妥的碰瓷碰叶修怀里了。幸好叶修手疾眼快接住了小祖宗。

叶双儿先行一着:“老叶,都十点了,还要我怎么体谅你啊?”

挣脱开叶修的怀抱,站定,背起双手。摇头晃脑开始知乎扯也:“孔子曰:久睡伤身,咱们要做八九点钟的太阳。十点的太阳不可取。”

一字一顿的,把叶修所有的丧气都搅和没了。昨晚和嘉世的谈判都显得不重要了。

叶修捋一把叶双儿长长的头发,在手里把玩着,一下就抓起几个利落的发型。“双儿,老爸没工作了,有点挺对不起你的。明天就要搬出去这里了,以后估计也没什么好房子住了。你会伤心吗?”

“会难受一下下,不过不会伤心,和老叶在一起哪里都行,当然你要是给我找个后妈更好了。”叶双儿拉起叶修的双手,揉揉男人修长的双手,帮男人做起了简单的手操恢复工作。“我们两个人看着挺孤单的。”

“哟呵,你催婚呢?叶双儿,谁教你的啊?你沐橙阿姨?”

“咦~什么阿姨,明明是沐橙姐姐,老叶你咋不开窍呢?哎,就你这智商怎么撩妹啊,替你捉急。”叶双儿拉卷纸拉得刷刷作响,抬起手就来赶叶修。“你老快出去了,我还要上厕所呢 。老叶你是个A,alpha呢。和我小女孩呆厕所合适吗?”

叶修照例对自家女儿无厘头的搞笑表示很难理解。这一套一套的都和谁学的啊。

“我看照你这样下去,估计也得是个alpha。”叶修掐一把叶双儿小脸之后才体贴的关上了门走进了客厅。身后传来叶双儿的咆哮:“不要,我就要当o嘛,我就是o,老叶你才是a,你全家都是a……不,你家就你是a,其他都是o。哼哼哼”

叶修打包起了行李,大大小小的分档起来,也挺多的。本来一个人是没什么收拾的,可是有个叶双儿,什么都多了起来。跳跳虎必须得带上,不然小家伙晚上睡不着,还得专门找个箱子装。叶双儿臭美的小裙子也得带上。大大小小塞满了四个箱子。

等到叶双儿出来,看到叶修收拾的箱子也是惊呆了。“老叶你干嘛呢?那么多行李。”

“嘿,你倒打一耙呢。这不你的东西多嘛。”叶修难得的体力也都用在打包上了。这时也摊在沙发上大喘气 。

叶双儿行动迅速的打开箱子,五分钟就捡出了自己真正需要的东西。一个儿童行李箱就装上了她需要的东西。

“看,就这样就好了。老爸,再给你休息五分钟,咱们就出发吧。未来新生活!”叶双儿挥舞着小肉手朝向叶修,笑得格外明媚,比十一月水洗过的天空还要干净透亮。

“你其他东西都不要了?”叶修看着放在一边带蕾丝边的小裙子问道,不可置信。

那裙子蓬松柔软,是有几分可爱的,尤其穿在叶双儿身上。

“不要了。我是要和老叶一起过日子的人,怎么可以不和你一起吃苦呢。我是快六岁的人了,我会快快长大帮忙你的。”

本也是娇气的女孩,却也懂事得可人。

“好!那双儿就和老爸一起开启新生活吧。唉唉唉,来来啦,叶双儿,快来扶我一把。这把腰起不来了。”叶修在沙发上招手示意女孩过来。就是突然很想要抱一下这个可爱的孩子,自己的女儿。

叶双儿撇撇嘴吐槽叶修老了老了,脚步到是不停,一个胸抱扎扎实实扑进叶修的怀里。“大懒虫,走吧。”

————————

19岁的嘉世小队长,经历了一个omega的发情期。

嘉世拿到第一赛季冠军那天,一杯倒的叶修也被拉着灌了一杯离别的酒。苦涩入肠,酒精烧得叶修整个胃囊连着脑袋瓜都是迷迷糊糊的。

最后包厢里倒了一片,叶修还能找到门晃晃悠悠的走出去。

汲取夜晚空气里潮湿的一点水分在肺里过了一遍,叶修才点了一只烟。 倚着马路边的栏杆,不知道为什么就笑了,笑了就停了 。职业选手、前进、获胜、一叶知秋都一一闪过眼前。本就糊涂的眼睛更看不清了。模模糊糊的眼前迎面走来一个人。

清透的声音在询问:“你怎么了?是不舒服吗?要不要送你去医院啊?”

见没回答,又试探着问一句:“先别抽烟了吧,看你状态不好。 ”说完就把叶修机械往嘴里凑的烟拿走了。

又命令叶修别动,跑进旁边便利店买了一杯热可可。强硬塞进叶修怀里,动作麻溜,强硬得让叶修依旧反应不过来。

青年急了,指着热可可,一个劲让叶修喝。

“哦,喝。好的,谢谢。”暗哑的声音,叶修自己都惊了一下。看来得感冒。

青年看到叶修喝上了热可可,准备走开了。却被叶修一把拉住。
怎么也不放开。

“哎,你还要什么?”

“呃,不要什么?就是……呃,要不我们坐坐。”叶修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拉住身边这个人。可能是他抢了自己的烟,手上有尼古丁的味道。

也有可能是真的在这样的夜晚里想找个人一起坐坐。而这个热心的小明显很适合。

热心,善良。足够陌生。

青年思索半晌同意了。拖着迷迷糊糊的叶修走到广场的长凳处。大眼瞪小脸,小脸瞅大眼。也是相顾无言了。

“我叫叶修。谢谢你啊。陌生人,嗯。”叶修伸出友好交流之手。尾音里都已经是南方的惯用语气词的漩。

“许博远。”青年报上家门也握握叶修的手。

叶修本以为会就这样和路边捡到自己的小哥干看着度过一段时间就各奔东西了。没想到突发状况来得那么突然 。

一股浓浓的温郁金味道袭来,霸道的占据了叶修所有的感官 。

而身边的青年缩成一团,蹲在长凳旁边,夜晚湿漉漉的眼睛会发光,请求叶修快点把自己带走,远离人群。

叶修的你是omega?也无需再问了。现下的状态就是,叶修正面临一个发情的omega,然而叶修没学过这一门生理知识。处于没吃过猪肉也没见过猪跑,最多听过猪叫的状况。这情况很棘手。

“那里,随便把我塞进去就好。”青年指了指右前方的七天宾馆。

叶修照做,原本烧着的脑袋也一下子清明起来。

叶修一开始还庆幸前台是个beta,对许博远的味道没大反应,可是前台看着越发站不稳的许博远往他身上靠时,那眼角眉梢里打趣的意味就是在说:“哟哟哟,一个发情的omega和相好的alpha。”

叶修也懒得解释,这扶着的人越发的没骨头了。黏着自己的胳膊不动弹了。

叶修赶紧把这人弄进房间里,让他歇着。

却不想烧昏头是这一个 。情欲翻涌,青年克服不了身体里的本能。拉着叶修就往床上带,动作看起来相当娴熟。可是扑倒后就不得章法,压在叶修身上就开始乱拱。小猫洗脸一般。

房间里的温郁金味道越发浓了。叶修认得这种味道,H市特产的,嘉世训练大楼门前的绿化带里就全是这种温郁金。姜科植物,一股子专门放在冬天里暖人的味道。

这股味道太熟悉了,熟悉到叶修和刚认识不到三个小时的人滚了床单。

他标记了一个omega。一个年轻的omega,只知道名字——许……远?

醒来果然是典型性的不见了人,让叶修有理由怀疑这是那个人第一次发情。一晚上过后就能赶在自己起床之前跑了,看来可能是一晚上已经完全能够遮掩住那股子烫人的温郁金的味道了。

小队长回归队伍之后被狠狠调戏一把。说是深夜抛弃众人跑哪里浪去了。叶修难得的没有反驳。只把那些绮旎的心思往肚子里吞。还真就是去浪了。这标记了一个omega,对方还跑了,这叫叶修怎么说啊。说不好就是一个大写的负心汉。

叶修把所有H市住户里叫许远都排查了一遍也没找到相符的那一个 。未成年?非H市人?叶修都想了一遍还是无果。叶修感到深深被“负心汉”的无力。

不是什么一夜情建立的非君不可的感情,只是作为一个成年人应该要有的责任。应该这样做,也必须这样做。

找到他。

第三赛季,嘉世三连冠。还是那条马路边。两年年多过去了,叶修还记得他长什么样。

青年只说了三句话,“她叫许双儿,……我们的…女儿。”

“你能照顾好她一阵子吗?”

“一个月。”

看着已经差不多可以走路的小人儿。叶修愣的时间长到女孩的另一个爸爸跑远了也不知道。

这是我的孩子?

20岁的小队长,在H市的晚风里彻底不淡定了。

叶修彻底搬家了。搬出了嘉世的职业选手宿舍大楼。还因此被指搞特殊化。

可这能不特殊吗?叶修是有娃的人了。

叶修找了保姆全天候照顾许双儿。后来保姆问是你姐姐的孩子吗?许双儿?

叶修就擅自给许双儿改了名。

叶双儿。

叶修根本不打算答应一个月之期。然而一个月之后那个青年也没出现过。之后五年都没出现过。

——————————

许博远,18岁的第一次发情就被标记了。被一个陌生的alpha。

头疼欲裂的第二天。他跑了。无法面对这种突发状况。

那股属于另一个男人的甘草味,在一个月后和着温郁金越发浓烈了。

一发就揣上了小生命。

许博远的人生从来没那么欧气过。

年轻的omega生命里发生了太多的突然。

莫名的陌生人,莫名的标记,莫名的孩子。

无端的飞来横祸。

走投无路的omega,本来只是想碰碰运气,没想到遇到那个男人。拜托对方帮助照顾许双儿一段时间,一下子就好。生怕会被拒绝,跑路的姿态和两年前一模一样。

叶修不知道的是青年不叫许远,他叫许博远。

他18岁就没上学,不是因为打游戏当职业选手,而是他要照顾一个孩子。

他的父亲面临牢狱之灾,他的生活一团糟。在和父亲奔波找证据的时候,遭遇了一场车祸。本就是单亲家庭,他又失去了父亲。

一个月之期,不是不记得了。

而是忘了。

许博远都忘了。

一个人在医院躺了大半年。许博远迟钝的神经生锈了一样,关住了好几年的岁月时光,恰恰是最艰难的那一段。

许博远搬离了H市。去到了母亲的故乡G市。

20岁不到的青年,依旧朝气,健康,活力,有自信,有深埋脑海里想不起的记忆。

许博远找到了在G市本土游戏战队蓝雨附属公会的工作。勤勤恳恳的小青年,三年成为了不可缺少的公会高手。

然而许博远人生的波澜永远和一个人相关。

十区开荒的蓝团长,遇到了大魔王君莫笑。

——————————————

叶修拖着叶双儿在兴欣网吧找到了临时网管的工作。

多半原因还是那个干练的老板娘看叶双儿机灵可爱,才同意这个看着落魄还满嘴大白话的男人当网管。

“果果姐姐,我爸很会打游戏的。有那么厉害~”叶双儿一手拉着跳跳虎的耳朵,一手拉着尾巴比划着。

看得陈果心都化了。“好好好,那么厉害那我就招他网管吧。双儿真可爱。可千万别学你爸说浑话啊。”

“好好好,老板说什么就是什么。叶双儿,说谢谢。”看到空调风向吹到叶双儿那边,叶修手快的把烟掐灭了。

“谢谢果儿姐姐收留我们~”

TBC

*老叶那样的男人也是可以很好的带娃的。自己吃老坛酸菜可以,但必须得让女儿吃上甜甜圈。
*老叶带娃倒追的故事。
*提示:老叶一直知道蓝河就是叶双儿他爸。

提示:浙八味[温郁金]

题名来自杨绛女士写的我们仨。

评论(22)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