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姜

世界上最难的事是


『感同身受』


最喜欢温柔的人了。


叶蓝only。

[叶蓝]他们仨

02

陈果心疼叶双儿,准备让叶双儿和自己一起住。

奈何叶双儿扒拉着自家老爸的腿不放,硬是要和叶修一起住狭窄的小屋。

“谢谢果儿姐姐,我习惯和我爸爸一起住了。没事的,你别担心,别看我爸这样,其实他挺靠谱的。”叶双儿开启无敌夸奖模式。叶修在她心里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

陈果也不得不同意,只能真心希望叶修能当一个合格的老爸。

第二天早晨,像模像样的帮女儿收拾的男人倒真是让陈果大吃一惊。

梳子用得比陈果还顺溜,甚至还给叶双儿扎了个可爱的小辫子。耳边分别夹上一个草莓夹子,润透盈亮。叶修修长的双手灵活翻飞,比理发店那些小哥不遑多让。

叶双儿活脱脱一个小公主。

陈果又悄悄的把门关上了。这属于父女俩的早晨,很温馨。但总差点什么。

陈果上楼时一直在想也没理出头绪。带孩子的单身男人,差点什么呢?等她塌完最后一级阶梯,福至心灵般,嘟的一声就跳出了三口之家的早晨。

终于知道差点什么了!

陈果对叶修改观不少,看着不修边幅的男人,对女儿的上心程度却溢满了。很难想象这样的男人,和谁养育了叶双儿这样古灵精怪的小可爱。会是女性omega、beta?抑或男性omega?

想不出来。

可对叶修的好感度在男人说自己是叶秋时又败光了。

晚上八点过后,网吧正是忙碌的时候,叶修熟练的打开一台电脑,借了隔壁小哥的一张账号卡,只花了四十三秒打败了对手。

“哟,看不出来你那么厉害啊。”陈果不吝夸奖。

男人也不回头,继续开始下一局。淡淡笑道:“老板娘,我说我是叶秋你信吗?”

本来最近叶秋大神退役的消息一起,陈果这个叶神粉已经难过得悄悄哭过好几次了。偏还有人冒充叶秋!

把陈果气坏了。巴不得指着鼻子问候他全家。

陈果一把关掉叶修的刚又赢了一局的游戏界面,活有火气从头发上烧开了花的气势。“你要是叶秋的话,我就是苏沐橙了!”又顺手拿了一叠网吧包月促销卡丢给男人,“去去去,正忙着呢,打什么游戏!今天办不出去十张卡,这个月奖金就没了!”

声音略大,引得旁边借账号卡给叶修的小哥频频侧目。陈果也只回了个闭你的嘴的眼神。

叶修只得懒懒起身又拖着长长的嗓音:“是是是,这就去办卡。您是苏沐橙,您是。”在老板娘继续开口前又以五十米跑的速度赶走了。

“哎哟,这位小哥,高中生吧。没成年就来网吧可不好啊 ”叶修看到两个学生的人就凑上去,准备开始办卡养家糊口。

“不不……你看错了。我……我成年了的。”个矮的少年支支吾吾,一看就是高中生逃晚自习来打游戏。旁边的另一个人看不得个矮少年话都说不利索的样。一把扯到自己后面,捂了个严实。

“网管大哥,我们成年了。看,身份证。”少年盖住照片就给叶修看了下身份证日期,却是四十来岁和二十多岁的。“两张,一张一个小时,另一张开两个小时的。”

叶修抬手要细看照片,却被少年拦住了。叶修只看了个大概名字:许知行、许博……什么?

“别磨蹭了,大哥。再慢就要投诉你了。”

“那商量个事,就给你们开网。”叶修也不让,抓着两张身份证另一角,“要不,开两张包月卡?”

两个少年骂骂咧咧的回到座位,一个骂,一个点头应和。一个说:太黑心了!这都什么黑心网管!明知道我们是高中生还坑我们。另一个就点头:嗯嗯,就是。

一个说:一个月的零花钱呢!我们又不能天天逃课出来玩。花冤枉钱。另一个说:没事,我剩的零花钱可以分你一半。一个就回:???最新出的模拟试卷你不买了?

静默三秒之后:买QAQ。我要去和博远表哥一样打游戏挣钱了。

……

叶修看着好笑。这打打闹闹的,莫名有种小情侣的感觉。而自己还没什么恋爱情结就已经是个五岁孩子的爹了,这对比,叶修觉得有伤害值加成。

剩余的八张卡又靠着叶双儿的无敌嘴炮功夫加花式吹牛大法,一个小时不到全推销出去了。

刚上任就表现良好的叶网管,叶双儿替她承包了鸡腿儿。陈果因为他冒充叶秋的事,依旧不打算给叶修降低工作难度。

每天二十张包月卡推销工作。做不好扣工资,做得好没奖金。

叶修感叹想做个高级打工仔为什么就那么难。认命继续在网吧转悠着推销包月卡的时候,来了不速之客,是来问责的。

来人却一本正经客客气气和前台小妹讲道理,听不清明,叶修走近了些,清清朗朗的声音一下子把叶修卷入了五年前甚至更久之前的浪潮里,一下又一下把他拍打到岸。说不清道不明的,是期待更多还是其他的什么。

“我表弟前几天在这里用我的身份证办了一张包月卡,我想取消掉。”许博远背对着叶修,脊梁挺直。对前台小妹说话时微微低头。没有太大的压迫感,恰到好处。皱皱眉想想又说:“给高中生办包月卡,我觉得这样不好。可以理解来网吧玩一下游戏,刚好我本身也是在游戏方面工作的。但是包月卡的性质和偶尔来玩一下,网吧放水给进来打一盘是完全不同的。我希望你们下次可以严格排查一下。”

许博远说完,前台小妹一头雾水。“啊?我没给高中生办月卡啊 。要不你去问问叶哥,喏,就在你后面。”

许博远赶紧抱歉,抓着头发给前台小妹道歉,说了那么多,结果搞错了对象。糗大发了。

叶修看着好笑 。丝毫不觉得自己才是应该被问责的那个人。踩着鼓点般朝青年走去。

哟,那么巧。

自己上门了。

这次你还想跑?

狠狠吸一口烟后掐灭,混着肺部里的稀少的空气滚了一圈再吐出来一串串。“是我给那个高中生办的包月卡。”叶修理直气壮,“跟我走。”带你去看我们最值得骄傲的宝贝。

许博远:“哎,什么?去哪?……喂……你谁啊!?”

叶修推着青年往网吧后门走。也不管这人的推拒。强硬的姿态唬得许博远一个愣神,就被带到了网吧后专门设立的家庭休息区。

叶双儿在做家庭作业,听见响声回头就看见自家老爸以偶像剧里随处可见的墙咚姿势,把一个好看的男人堵在门口。

本来是没什么的,可是叶双儿看到了那个男人口袋里的一盒omega抑制剂。仿佛一个通电的信号,一下子升空炸开了花。

抑制剂、抑制剂、omega、好看的omega、墙咚!!!

不好,老叶没给我找后妈!给我找了个后爸!后爸会打人吗?!

叶双儿脑内都高能好几波了,也得静下来问问情况:“……老爸,他是……?”

叶修把人推到叶双儿面前。指着桌子上叶双儿臭美的小镜子回答叶双儿:“看看,像不像亲爸?”

TBC

许博远:啥…€¢£#££¥¢(]$&%

叶双儿:厉害了我滴乖乖,老叶你怎么那么能。不是后爸,给我找了个亲爸啊!!!

评论(17)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