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姜

世界上最难的事是


『感同身受』


最喜欢温柔的人了。


叶蓝only。

[叶蓝]

*交往设定。
*都是ooc。

冬天洗澡间里,水汽越发弥漫了。蒸腾的热气迷得蓝河睁不开眼。迷迷糊糊洗完,才发现睡衣带了,最关键的裤衩没带。

大写的懵。

蓝河就着水流声,扯着嗓子朝门外喊了一声:“叶修!帮我拿条内裤。就在衣柜第二格。要黑色那条。”

蓝河洗完了,在浴室等着。身体表面的水分都蒸发干了,还是没人来送内裤。

于是蓝河拉开一道缝,扒着门喊着:“叶修!叶修!我需要你的帮助啊!!!!”

打游戏正专心的人,这才放下耳机。朝浴室走来。一如既往风骚的走位。

叶修走到门边,懒懒的问:“怎么了啊?蓝河大大,洗完了澡不出来,是要邀我一起?”双手扣一下门,蓝河拉得紧紧的,丝毫不放松。

“去你的,想得真美。我忘带……内裤了,你帮我拿一下呗。黑色那条。”蓝河扒门防备的姿态像只守食的仓鼠。

瞅着蓝河这样,叶修恶趣顿起,就想逗一下这人。头低下一截,猛的靠近蓝河,笑道:“你求我啊。我就去帮你拿。”

蓝河一脸看着这人智障的样子。先说了句去你的。做了起码好几秒的思想建设。

有点愤愤不平?脸还有点红?

叶修看着这人脸上的情绪翻涌,心里好笑。“哎……不就是让你求……”叶修的脸还在撤离的途中,就被袭击了。被一个吻。轻轻的,印在左脸颊。

“不就拿个内裤吗!?非得让我亲你!!!!”蓝河气得不行,羞得不行。只能气势加分。

“亲完了!快去帮我拿!”蓝河一脸你再不去拿就要打死你的眼神。

叶修原本还在想为什么一向腼腆的人,突然、嗯、突然长开了。

原来是听错了。

当叶修告诉蓝河,那句原话是“你求我啊,我就帮你拿。”的时候。蓝河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耳残。

你求我啊!!!

你亲我啊!!!

怎么会是一样的!!!

“比起你求我,其实我更愿意你亲我。”叶修发表意见。“在我这里只要你亲我一下,什么求情都得给你让边。”

蓝河突然一个鲤鱼打挺!“那你这次能别抢我们的野图boss吗!?”

“不行。”

“……为什么?”

“因为在你等我给你拿内裤的时候已经打完了啊。”

蓝河并不想听结果。

蓝河:叶修你好,叶修再见。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