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姜

世界上最难的事是


『感同身受』


最喜欢温柔的人了。


叶蓝only。

[叶蓝]跨年也是属于情侣的节日

*我流网恋的线下第一次面基

*短


G市到H市,一千三百公里而已。仅要九个小时的高铁。


将将一夜,咻的就到了。看,距离,向来不过如此。



H市东站口,冬日里的北风催促着出租车司机们赶架子似的吆喝着拉客。一口一个小哥儿,上我的车啊!帅哥,刚来不?来来来,让叔带你转悠转悠哇。不坑你,真滴,我们都是实诚人。


蓝河摸摸口袋,得,啥都没带,只有账号卡和身份证。舔舔干巴巴的嘴唇,笑着问大叔“那个,大叔,可以支付宝吗?我没带钱包。”



企图用无害的青年脸获取好感。



“支付宝?嘛玩意儿?我不会啊。”一个老大叔摇摇头走开了。找其他待宰的落单小肥羊。



“哟哟哟,支付宝啊!我有我有,来来来,小哥,来上我的车。”另一个时髦的大叔直接推着蓝河上了自己的车。“帅哥,去哪啊?包管便宜。”



小青年突然不动了。emmm去哪?这是个问题。



“要不我回去吧?”小青年抬脚就要转身往车站里头去。



出租车大叔岂能放过,一手拽过蓝河就往车里塞。嘴里一直念叨着:“这不行这不行,小年轻你这不行啊。我这啊一看就知道你要去一个很重要的地方,来来来,大叔带你去。”



!!!!!??打……打劫!碰瓷!!



直到车开出了站口,到了闹市区,蓝河才从僵直中走出来。



“年轻人,你要去哪啊?”大叔调整一下后视镜,看看呆愣的小青年继续问话。



这是非去不可了!?



“……去……”话到一半生生熄火了。蓝河挠挠头,不知道该怎么措辞。



“说啊,你这我也急啊!”大叔语气也不耐起来,三档油门还在往上。



为了生命着想,蓝河蓦地大声喊了一句:“去上林苑。”就闭眼倒后座上躺尸。心想,妈的,真是一辈子的脸仿佛都丢光了。叶修你负责吗!!!



大叔踩踩刹车急转弯,“这不就对了嘛,上林苑上林苑,我晓得嘞。带你去见心上人。”



蓝河一下子蹦起来,忘了是在车里,一下子撞到了车顶,捂着头疼得龇牙咧嘴的。“不……不是……不是心上人。”倒是把司机大叔整得快笑出一曲琵琶独奏来了。“哈哈哈哈好好好,不是心上人,小年轻管这叫什么来着?”



蓝河忙着揉头,没听清。大叔便自娱自乐起来。“宝宝?好像是叫宝宝,我女婿就叫我女儿宝宝,嘿嘿,真会玩啊,果然年轻人有情调。”



宝宝?叶修……宝宝?蓝河顿时觉得脸疼。不过难得的没有反驳。可不是嘛,大龄宝宝,没心没肺的,白交往三月了,竟然还没见过面,也不寻思着线下见见,就知道网游里抢boss气自个。



这年最后一天了,估计叶修也不知道跨年也算情侣的节日。


车程走过20分钟。


蓝河查过线路,这车也该开到上林苑街口了。近了,近了。可这又想跑开是怎么一回事。最后在大叔玩味的眼神中,掏出手机就照着大叔座位上贴的收钱码潇洒一扫,去就去,大不了,大不了,再重新打个车悄悄走嘛。“大叔,多少钱?之前说好的不坑我啊。”蓝河使出杀手锏的少年笑容对司机大叔。纯良加分,老少皆宜。



“五十就好,哎,不坑不坑。年轻人啊,就是这样急躁,不好啊。看你对你家宝宝也挺好的啊。异地吧?那真够辛苦的,不过来都来了,别想着走嘛,别想着什么会打扰啊,对方不方便啥的,爱她那就上啊,勇敢的上。看小伙子你挺好的,你家宝宝肯定会感动的。”



蓝河不知道H市的司机大叔们原来这样健谈……还八卦。刚想惯性回复否认些什么,一个急刹车踩着停车位的线车停了。“得嘞,小哥儿,上林苑到了。”



蓝河觉着大叔下一句得接“您的酸菜上齐了,请慢用 。”这浓浓的东北客栈风是要闹哪样。



还没吐槽完。蓝河已经站在街口了。往走转再走五百米就是兴欣网吧,直线往里走就是叶修他们住的地方,那后头还有一条小吃街,不过网上评论都说不咋滴,量少不好吃还老贵。



然后呢?该干什么?蓝河站着红绿灯路牌那,走过了好几波人流了,还是没决定好接下来该干嘛。



蓝河也不过是脑子一热,手脚就开始行动起来,飞快的订票,豪不耽搁的检票,列车门恰好在青年打退堂鼓想转身那一秒关上。嘭的一声,惊得小年轻还找错了位置。咻的一夜这就到H市了。


啊,这他妈的说好的距离呢?结果一下子就那么近,好近。



转悠着走到了兴欣网吧门口,也不敢靠太近,蓝河一边唾弃自己这什么毛病,一边把羽绒服的大帽子带上,拉链拉到最顶。整张脸就能看见一双躲躲闪闪的眼睛。极其的可疑。



陈果不经意瞅到了这个可疑的人。真的很可疑啊。晃悠了半小时了都。



“唉唉唉,老魏,你看看门口那人,对,就是那个带着帽子那个,神神叨叨的,一直在网吧门口转悠,看着也不像想上网的未成年啊,不会是小偷吧。”陈果拉着路过的魏琛,指给他看。



“不就是一个人嘛,老板娘你这都怕,啧啧啧 ,看我去给你把他一波流带走。”魏琛捞起袖子就要开门,开了一半又关上了。径直往二楼走。



“你上二楼干嘛?那人在外面啊。”陈果看着魏琛上楼,很不解,这还要干嘛?拿家伙?



魏琛坑次坑次上楼,答道:“嘿嘿嘿,找个伴一起治那小毛贼去。老板娘你就瞧着吧。”



陈果都给气笑了,“一个人你都怕,真是怂。你叫谁啊?大早上的。”



“叶修啊,他又不用上场比赛 。”



大清早的,叶修就在打荣耀,又开着小号在网游里虐菜呢。打开的一个好友聊天窗口,这边都发了十几条消息了,那头也没动静。叶修就开着小窗,打一会儿游戏,发一条消息。从昨儿下午就没回信了。



叶修头一次感慨这网恋真不靠谱,网络上联系不到的时候,真是仿佛全世界都没瓜葛。关键自个还没手机,这蓝河明明靠谱的啊,怎么这么让人不放心!还没到新的一年就要闹失踪?



叶修难得的有点烦躁起来。刚起身点上烟。魏琛就上楼来硬要拖他一起去打跑小毛贼,保卫兴欣网吧。



“不去,我这正事真忙。”脱开魏琛的拉扯,又坐下了,点开聊天小窗,好家伙,还是没回,这边给发的消息可有当时蓝河加他好友时的三倍还多了。



魏琛凑上来头去看,不又咂舌:“哟哟哟,小蓝,这gaygay的备注,就你那个男朋友?”



“羡慕嫉妒恨吧,单身老狗。”叶修推开魏琛的头,魏琛反手去拉这人的凳子,叶修弯腰划开了人。却没想魏琛的目标是鼠标,魏琛往上翻聊天记录,啧啧道:“不羡慕,你这都联系不上了,我羡慕啥啊?可能是发现你这心脏的不行,不要你了,真可伶。单身老狗永远加你一个。”



“去你的,本现充不解释。我行不行可不是你说了算的,那得小蓝说了算。”


“大早上开黄腔,虚不虚啊。”魏琛说:“还是先跟我去抓贼吧,保管你干了好事回来,你家男朋友也就给你回信息了。”



划拉凳子回到电脑桌前,叶修爆手速又发了一串[蓝河大大你快回来!]刷满了聊天的窗口。长长的一串,才起身离开转椅。



“走吧,捉贼去。要是回来还是没人回消息,JJC见吧老魏。”叶修吐一口烟雾,一脸的不爽。还比魏琛先下了楼。



魏琛狂喊卧槽,吃炸药了啊这 。恋爱的男人不好惹。尤其是恋爱的叶修,这他妈的,先替那个小毛贼点一波蜡。“哎,你等等我,带上我这个强劲的火力。”



下到一楼,包子一听要捉贼,也不管才起床没刷牙没洗脸,穿着海绵宝宝的睡衣一脸英勇的就要跟着去了。



三个老爷们,走得那叫一个狂帅酷霸拽,一代巨星bgm的点踩的准准的,前台小妹刚想拿起手机记录一下帅气的三人组。开门一瞬间,冷气激得三人浑身哆嗦,毫无形象的就挤挤挤,“刘能式”揣袖口捂手。前台小妹默默的放下了手机。还是花痴联盟的颜值担当吧 。兴欣的男人们颜值随时随气质不稳定。



三人,你挤挤我,我挤挤你,互相取暖,魏琛先发出疑问:“你们说那小偷怎么那么能呢,据说在外面快一小时了,不冷吗?”




“估计也冷,但是还是想偷点什么好跨年吧。”包子难得的用了普通的思维。



“哎,时运不齐,遇到我们兴欣捉贼三人组,他要失望了。”魏琛撸起袖子跃跃欲试。




“贼呢,看见了吗?解决完赶紧回去打游戏啊。哥这还有要事呢。”叶修还惦记着失联的小男友,有点急。



“老大急啥呢?”



“来来来,老夫告诉你,急男朋友呢 。就是你那嫂子,昨晚失联了,到现在也没回应叶不修呢。"



“失联??!!!卧槽好牛逼啊,老大快去追啊!我永远支持你。加油老大,老大加油。”包子兴奋了。



“去去去,一边去。快捉贼,再不捉到,你大嫂真要没了。”叶修下意识就点上一只烟,尼古丁能缓解一下烦躁。




包子过了会儿才知道,老大果然是老大,果然得捉贼,不然大嫂真就没了。



魏琛在墙角发现了老板娘口中的白色羽绒服带帽小哥,“在那,在那,就是那个。”



叶修立刻下达战术,“老魏从左侧进攻,包子右侧包抄,我正面迎敌。三秒过后行动 ,听我指挥 。”




其余二人点头表示配合 。叶修伸出指头数着“一……二……”包子就猛扑了上去。



这才才二啊!包子。




魏琛见包子跑了出去,也跟着跑上去,一边吼着,一边各种手摆招式,叶修就来得及听清白鹤亮翅,鸿鹄展翅,老汉推车一堆乱七八糟的烂大街招式名。



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也跟着直直往墙角的白色小哥扑上去。



蓝河还在碎碎念,数墙角的砖头数目,“进去or不进去”,快数完了,突然听见了凌乱的脚步声,刚转身抬头就见来势汹汹的三个人朝他扑来。速度快加上冬天穿得多,压根看不清脸,但就是觉得凶猛异常。




打……打劫?!!!真打劫!完了完了,说好的H市是和谐城市呢!



蓝河脑内已经刷起了高级弹幕,下意识撒腿就跑。那三人见蓝河跑了,也撒腿就追,包围式追击。发誓定要叫这小毛贼有来无回。



包子运动神经果然不是盖的,三步做两步,飞扑上去就抱住了行走的白色羽绒服。魏琛也赶紧跑上来把人往地上按去。蓝河的帽子整个盖住了眼睛,转头也看不清人。




完了完了,他们是不是基佬啊,千万别劫色啊,男朋友还没线下见面呢这,财我也没有现金啊,支付宝行不行啊?微信转账也可以啊。



蓝河紧张得不行。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要真想做点什么也不是不可以啊。




直到有人开口说话。蓝河的脑内小剧场才结束。




“老大,快来,捉到了。”



这声音!包荣兴!!!



“老夫的神功还没有退步啊,我这步伐真溜,今晚叫老板娘加个鸡腿补补脚力。”



魏琛老前辈!!!



“哟,这小毛贼跑的还挺厉害的。”



妈的,叶修!!!!




叶修走近准备看看这小毛贼,就见原本安静不动弹的人使劲的挪动了一下,甩下帽子,拧回头气拔山兮气力盖世的大喊:“叶修!你才是小毛贼!”



“老大,他骂你是贼哎。真有趣。”




叶修烟都掉了。没见过真人,还能没见过相片吗。



这白色羽绒服小哥,不正是他失联的小男友蓝河嘛????他不是在G市吗?



看到那张气鼓鼓的脸,叶修先是感慨下,嘿,果然还是真人好看,会动。然后才反应过来。“包子放开!放开。”



“老大,他是要来偷东西的。干嘛放开?”包子很不解啊,扑抱着蓝河的手还是没松开。



叶修突然有点吃味了,“嘿,好小子,我还没能抱呢,你就抱上了!他是你大嫂,什么小偷,还想不想要大嫂了。”



赶紧上前去拨开包子和魏琛,把地上的人扶起来之后趁机赶紧抱上两把,拍着青年的背,企图消消火苗:“第一次见到蓝河大大真人,有点激动,都扑倒你了。”




“……你放屁!!!”蓝河差点吐血。



“好好好,我放屁。蓝河大大也不嫌弃我放屁,真好。”叶修的烦躁看到这人的一瞬间,不用尼古丁就自动消散了,无迹可寻。



简直是解躁能手,蓝小河。叶修心想。



TBC

评论(4)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