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姜

世界上最难的事是


『感同身受』


最喜欢温柔的人了。


叶蓝only。

[叶蓝]论谁的嘴大!

*是个搞笑段子吧???
笔言飞发现蓝河这几天有点不对劲。非常的不对劲!

一有机会就跑厕所去,在洗手台前『面目狰狞』。对自己的一张脸上下其手,左右比划。嘴里还念念有词。笔言飞表示被掰弯之后真可怕,叶神怕是给老蓝下什么了不得的咒语了。好好的一个钢铁直男(曾经)兼家里蹲办公室蹲的宅男,开始做猪猪男孩了?!

在蓝河第七次往厕所跑,径直走向镜子的时候。笔言飞带着『乱世巨星』的BGM隆重出场,抬起一脚跨在洗手台上,拍拍肩上并不存在的灰,张口就是古惑仔港式腔:“老蓝,是我们宅男的魅力不够强了,还是你gay跑飘了。你竟然开始关注脸了!!!”

蓝河瞅一眼带BGM出场的笔言飞,忽略二傻子般的发言。学着拍拍肩上并不存在的灰,脚往后一步再一个旋身,突然伸出一只手往笔言飞耳后一撑,一个壁咚,把笔言飞咚在镜子旁。

笔言飞突然宕机,直到蓝河靠得更近了一分,夭寿了!这特么直逼偶像剧里的玛丽苏桥段了。

笔言飞感觉蓝河的视线在自己的红唇(划掉)钢铁直男干瘪唇上。

“……靠靠靠!你干什么!?干什么????妈呀老蓝,我是直男啊,笔直笔直的,钢铁的那种,比党的路线还直啊!!别搞我啊啊啊!你这样叶神会追杀我到天涯海角的,妈呀,有谁来救我啊,我的初吻啊,你别吻我啊!!妈呀。”笔言飞吼完一嗓子,招来一群人隔着厕所门围观。

蓝河:“……”

吃瓜群众热衷看戏,眼神灼灼,烫得蓝河一阵激灵。

“蓝团长!妈呀,这是大型出轨现场吗?!妈呀!妈呀!妈呀!”

“蓝团长和笔言飞,哟哟哟。”

“那个壁咚好完美!!!”

回头看被壁咚的笔言飞,还在念念有词他的初吻,这货还双手护胸。

蓝河感觉这下跳什么河都洗不清了。偶尔脱线的小青年,这下也脱线了。那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蓝哥用风骚的走位,猛冲到门边,刷刷关上厕所门,力拔山兮气盖世。

继续壁咚上断片的笔言飞:“二笔,你看来很有做偶像剧女主的潜质。傻白甜你全占了,傻这一点尤其突出。”

“什么??你还想让我当你的女主角!老蓝你这是出轨!!叶神知道吗?!我要举报你!”

同事戏太足,该怎么办?是直接打死还是打残?在线等,不过不是很急。

“我只是看看嘴的大小而已,你怎么就脑补那么多啊?二笔你这脑洞可以去搞编剧了啊。我和你港哇,二笔你这是戴着有色眼镜看我们gay的呀。你这是不对的!望笔言飞同志进行自我批评加以改正。”

笔言飞:“……”看了看被壁咚的姿势,再结合蓝河欠扁的发言。笔言飞决定要干一件大事,掏出了手机,当着蓝河的面,打开了拨号界面,110按的风生水起。遇到真正的二逼小青年该怎么办?当然是报警好吗!!!

“靠靠靠靠!二笔你玩真的哇,靠,你报警!!”

电话那边开始响起了声音。笔言飞也开始慌了。“靠靠靠靠,我他妈以为是表情包啊!老蓝你相信我,尽管你真的想抢我初吻,我也是不会报警抓你的啊!”

“快挂掉啊!!!!”

“哦好好好!”然而命运总是要这样开玩笑,慌忙中,手机突然轻生,吧唧一声,屏摔坏了,摁不了挂断键。这边兵荒马乱乱,听筒另一边淡定的说同志别急,已经定位了,马上来解救,坚持住。来不及那边已经挂断了,人民警察快速高效得蓝河和笔言飞咋舌。

蓝河替笔言飞捡起手机,顺势蹲了下来。看着碎裂的屏幕心很累。

笔言飞也蹲下。撞撞蓝河的肩:“哥们儿,这可咋整?”

蓝河学着叶修抽烟的样子,右手食指和中指夹着并不存在的烟,凑唇边吸一口空气烟,再呼出一口二氧化碳。“我在想我们两要是都被警察带走了,今晚的那个65级的boss该被抢了。”

“老哥儿,现在是谈boss的时候吗!?”

“二笔,你是个合格的女主了。肯定能凭借你的二活过50集。”

“呵呵,老蓝你也是个合格的傻软了,你能凭借你的二缺在第一集就因脱线跟不上剧情,自动下线了。别说一集,一分钟都嫌多了。”

“不会吧,叶修上回还说我能活过一集的。二笔你骗我吧。”

妈个鸡,为什么我们要蹲在厕所里一言不合的尬聊。为什么要喂我吃狗粮。为什么???笔言飞的世界渐渐崩溃。

直到警察打开厕所门,以恶意妨碍公务,浪费警力为由带走了蹲在地上的两人。笔言飞感觉自己再也不会爱了。

警局的办公室里,两人在小板凳上交代了一波事情原委。端坐得像小学生一样,接受了警察大哥的教导。

乌龙事件引发了蓝溪阁吧里的帖子一水儿飘红。

『情变男厕所!是什么!蓝笔才是真爱吗?』

『第一次见警察叔叔,竟是……』

『绿是一道光,叶神的帽子会发光!』

警察局门口的小板凳上,两人就着蓝河的手机点开一篇又一篇吃瓜贴。

蓝河出离愤怒了。我明明只是看看二笔嘴的大小啊!

“日哦,我哪里知道你是在看嘴大小啊!”笔言飞决定用嚎叫来叫醒自己。“老蓝你受啥刺激了,看啥嘴啊?”

蓝河45度望天,给了笔言飞一个沧桑的眼神:“你不懂。”

“……我的左手要解开封印了,老蓝你知道的,怕不是没见过笔哥给不听话的小弟脑袋开瓢吧。”

看看冒烟的笔言飞,蓝河又开始望天了。“叶修说我嘴大!是他的两倍大!这不能忍啊!”

“……就这破事?你去厕所看嘴?还想看我的?”

蓝河刚想点头,就见笔言飞期上来,狂掐自己脖子。

“现充狗,FFFFFFF”

单身狗好悲伤,笔言飞心里苦。

蓝河也苦。看个嘴大小嘛,看见了派出所。

叶修去接蓝河的时候,没人接的笔言飞已经自己打车走了。只剩蓝河一个人在长凳上躺尸。傍晚一丢丢的阳光打在小青年身上,划出一圈光晕,那人在光的中心,睡得正香呢。

叶修好不容易把这人搬上车,这人就醒了。先是迷迷糊糊往叶修脖颈蹭一下,发现不是在做梦,又想起叶修的发言,推开自己主动抱上的人,头一歪,砸吧嘴就装睡去了。管你的小嘴叶不修。

要不是笔言飞给自己发了短信,说了这小孩在纠结的是什么。叶修估计自个儿也要给突然发难的小孩一个暴栗。都进局子了,还那么横,看来是气的不行。

车子停了,蓝河也不装睡了。倒也不理叶修,径直往电梯走去。等电梯时,叶修跟了上来,偏要和蓝河一起上楼。

他们家在18楼 ,电梯里就他们两人。蓝河一进电梯也不按楼层。叶修哭笑不得,得,蓝哥小脾气犯了。叶修才按了18,就看见蓝河把2到17层全按了一遍。

叶修:“……那个蓝哥你开心就好。”虽然可以双击取消,叶修也没动蓝河按过的数字。

陪着停了一层又一层楼,停了17回,才到家。

估摸着是有点后知后觉的愧疚,觉得自己过头了,蓝河到家就开始做饭。

新时代的好男人蓝哥还是炒的一手好菜的。抓得住叶修的胃,更抓得住叶修的人。

餐桌上,蓝河趴一口饭就低下头开始认认真真的道歉。“那个……进局子是我的不好。下次坚决不犯了。”

真像只兔子,叶修还想说道点什么,看见这毛绒绒的脑袋样也全忘了。把人拉进怀里来揉一把,摁在怀里就不让蓝河出去。“蓝河大大嘴一点不大,真的,哪里大了,说出来我帮你打他。”

蓝河在叶修怀里嘟囔了一句。“不就是你吗!!!”

“是是是,是我不好,要不在jjc里让你躺赢一把。”

蓝河继续闷闷的回道:“不好。”

“蓝”

“干嘛啊?”

叶修把人掏了出来,吻了上去。

“我蓝嘴才不大,我嘴才大,你看,大吧。吻你毫不费力啊。”

蓝河反击。

嗷,蓝河张口就是咬了下去。

给叶修的整张嘴严严实实咬了一圈印。

END
蓝溪阁吧再一次飘红一个贴。『请给单生狗设立狗权!秀恩爱远离我!论蓝团长和叶神谁的嘴大?』——二笔不是二是笔(楼主)

配图:一张外圈印了牙印的嘴。
[友情提示,那牙印,那力道,猜粗来了吗!]

评论(7)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