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姜

世界上最难的事是


『感同身受』


最喜欢温柔的人了。


叶蓝only。

【叶蓝】跨年也是属于情侣的节日

*短完

*前文修改版点我

撒狗粮撒到自己跟前。魏琛表示真没眼看。

 

 

 

 包子则是沉浸在见到大嫂的喜悦里,大哥超级厉害,大嫂肯定是超级超级厉害。“欢迎大嫂,大嫂你什么星座的啊?大嫂要不要来一把JJC啊?大嫂.....”

 

 

 

“小蓝我们先进去把,外面冷。”叶修赶紧打断出声这突然兴奋的包子。别说小蓝这好面子的会不好意思回头肯定把锅记在自己 头上,这一口一个大嫂的亲热劲,叶修自个也不乐意。

 

 

 

蓝河也不和叶修一般计较,顺着台阶就和叶修走进了兴欣网吧。心里想的却是把男友当贼,叶修晚上等着瞧吧。

 

 

 

叶修突的打一口喷嚏,后背有点凉。再看蓝河的小表情儿,叶修深觉自己得面临一场神级的灵魂拷问。

 

 

 

 

 

蓝河踏入网吧,看到这不过转身走一分钟的距离,也不由得唾弃起自己来,之前都在瞎想什么呢。不就是见网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尽管这网友同时也是男友罢了。司机大叔说得好,这都来见他了,还矫情什么,爱他就要上啊。

 

 

 

叶修也不知道蓝河心里已经转过了山路十八弯,难得的情绪直白外露。大手揽着蓝河的肩膀,给网吧里认识的人一遍一遍的介绍:“我男友,蓝河,特意来看我的,帅吧,我也是这样觉得的。大家多多照顾他啊。”

 

 

 

蓝河有一种叶修在卖瓜的感觉。

 

 

 

 

刚在网络上就确定感情的时候,叶修就和身边的人通过气,叶修就那么揽一个男人回到网吧,也没人觉得奇怪。多半都是在说叶修有福气了,这小男友俊得喂。

 

 

 

这些话一字不落的传到蓝河耳里,扎得蓝河面红耳赤,直拉着叶修让他别叨叨了。恨不得捂住这人的嘴,明明不是这样的人啊,咋突然学黄少也变话唠了呢。

 

 

 

蓝哥也是要面子的人啊!!!

 

 

陈果从楼上下来大厅,就看到那个白色羽绒服小贼不停的拉叶修的衣角,企图拉走叶修。嘿,这小贼是要干嘛!!!光天化日,敢入室抢劫啦。叶不修的怎么不回头制住他啊。

 

 

拿起前台小妹的打扫键盘的鸡毛掸子,陈果就要朝白色小贼打去。

 

 

所幸有人惊叫了一声“老板娘手下留人。”叶修眼明手快的把人的脑袋揽怀里。蓝河没事,叶修的手却被鸡毛掸子印了一道红痕。

 

 

“啊,叶修你干嘛呢?手痛不痛啊?湿毛巾,快快快,对不起啊,我的错.......湿毛巾”陈果一下子慌乱了,也不管什么小贼了,叶修的手可是千万不能出事的。

 

 

“没事的,老板娘你别急啊。”叶修说:“我还要给你介绍一个人呢。”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介绍人,又不是你爸妈。你能不能靠谱点啊。”陈果不能好了。

 

 

“唔......叶啾叶,你放松点啊喂。”蓝河在叶修怀里发出的声音,闷闷的。被叶修捂得太紧实了,蓝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叶修听闻才放开怀里的人,用没被打到的那只手揉一把蓝河的头发,将略长的刘海疏上去,露出蓝河饱满的额头,弹一下之后,没等蓝河发作又赶紧轻揉起来。对着老板娘说“不是我爸妈,不过这个人是陪我过以后人生的。”

 

 

“蓝河?”陈果不确定的问。

 

 

蓝河还是懵的,被叶修突然搂入怀里,又被撸刘海,又被弹额头的。对于陈果的问号,也是愣愣的点了点头。反应过来又非常不好意思的说“是是是,我就是蓝河”边点头。

 

 

拿湿毛巾的前台小妹将毛巾贴上叶修的手时,蓝河才看到男友好看的手上多了一道红痕。“这怎么搞的?刚刚还没有啊。疼不疼啊?”蓝河一手薅过折叠椅,把叶修摁在椅子上,自己则蹲下轻轻的吹着红痕的地方。这双手怎么可以受伤呢。“你就不知道好好保护你自己吗?”

 

 

蓝河的声音一下子拔高,紧张而尖锐,和温润的小青年形象十分不符。

 

 

陈果更加的愧疚了。干巴巴的向蓝河解释,毕竟这是自己鲁莽犯的错,伤了人家的男朋友呢。

 

一听陈果的对不起,蓝河的心突然就软了。明明自己的错比较大啊,不矫情那可疑的一个小时,就不会有那么多破事了。

 

 

“不不不,是我对不起。老板娘你别那么说啊。我......”蓝河觉得自己语死早了。

 

 

叶修看得好笑。这两人啊,明明都不是轻易吃亏的人,偏偏现在在争着认错。

 

 

“真的没事,职业选手的手也是普通人的手啊,这不会影响手感的。再说有小蓝吹吹,保管明早就好透了。”叶修对着蓝河眨眨眼睛。

 

 

蓝河觉得这人在恶意卖萌以减轻自己的不安,被秒杀了。叶修宝宝真的很萌啊。

 

 

误以为蓝河是贼人的闹剧结束,已经是正午了。为了欢迎蓝河的到来及新的一年到来再以及犒劳伤员叶修,陈果大手一挥,订了楼外楼的包间,让大伙改善伙食。西湖醋鱼、松鼠鳜鱼、东坡肉直往上点。

 

 

以往总和方锐魏琛争着吃肉的叶修,也不改往日作风,甚至更凶悍了。不一会儿碗里就成小山尖了。

 

 

方锐立即鄙视:“男友在还那么凶悍,小心蓝河不要你啊。”

 

 

叶修利落的将自己的碗和蓝河的换了个位置。变成蓝河的面前堆了一个小山包。

 

蓝河脸蓦地红了,把碗往方锐面前推,结结巴巴的说:“很多,你也吃。”

 

 

叶修眼明手快,把碗挪出的距离掰回来,“我夹的菜不准给别人吃。”叶修说。

 

 

蓝河吐槽你装什么霸道总裁啊。一边给方锐重新夹了菜,叶修夹的小山坡,硬是撑着肚皮吃完了。

 

 

方锐更加鄙视了。妈的,黄金狗粮X2。还是自找的。

 

 

吃完晚饭,街上都是准备看烟花大会跨年的人。一双又一对,一群又一团,好不热闹。

 

 

为了给难得见面的异地小情侣腾出空间,兴欣的各位都闪避了。留叶修和蓝河两个人呆在一块。

 

 

叶修不由得给战友们点个中国赞,蓝河则坐立不安,面红耳赤。见面到现在的独处。该干嘛啊?

 

叶修爱极了看这人窘迫的样子,故意不先开口,非得让蓝河忍不住主动说话。“你的手还痛吗?”蓝河紧盯着叶修的手说。

“痛。”

 

“哎.......痛!!!要怎么办啊?要不要去医院啊???”

 

“小蓝吹吹就好了。”

 

“......耍我好玩啊......”蓝河顿时不想理这人了。

 

“没耍你,我说的都是真话,蓝河大大明鉴啊。”叶修叫冤。

 

“那痛的厉害,就赶紧去医院,快走,医院应该还有人。”蓝河又开始慌张了。

 

 

“痛是真的,小蓝吹吹就不痛了也是真的。”逗你好玩也是真的。

 

 

“真的吗?”一人怀疑的问。

 

“真的。”一人坚定的答。

 

 

叶修感觉有什么柔软的东西爬上了手背,在细细抚慰那道红痕。温柔得不像话。是蓝河轻轻的吹拂,末了献上一吻。让那道痕酥酥痒痒的。

 

 

“以前老魏和我说说如花瓣般柔软的唇,我还不信。现在看来我当时还是太年少轻狂了。”叶修说:“直到刚刚我开始信了。”

 

蓝河:“嗯?”

 

 

蓝河才抬头,就迎来叶修的吻。四片嘴唇相碰,柔柔软软的,果然如花瓣般。

柔软甜蜜。
 

 

零点钟声敲响,新的一年来到了。

 

 

烟花映得蓝河眼睛亮晶晶的,爆鸣中,众人欢呼庆祝。叶修还是听见了身边这个人说“跨年也是属于情侣的节日,叶修,新的一年我陪你度过。”

 

 

叶修放声的笑了。这人简直是专属的叶修快乐制造机。

 

 

是按着叶修心脏的纹路生长的。命中注定。

 

 

在这个世界上,永远都不会留下你一个人,总会有一个人,陪你一起生活,给你快乐......

END

修仙写完,快赶上下一年跨年了都(逃走)

评论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