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姜

世界上最难的事是


『感同身受』


最喜欢温柔的人了。


叶蓝only。

【叶蓝】他们仨

01戳   02戳


03

叶双儿哑口无言,什么???亲爸?从天而降亲爸,这是什么骚操作?

 

 

许博远则现场宕机,这突如其来的网管大叔,你在瞎说什么鬼啊?

 

 

许博远企图挣脱这“陌生人”的桎梏无果后,只能以语言攻势来加点攻击伤害。“这位先生,你这是非法控制公民的活动权,是犯法的,我完全可以告你的啊。在二十一世纪O权可是和A权平等的。”

 

 

 

叶修再指指叶双儿:“许双儿,你不记得了吗?”

 

 

许博远眼里的莫名其妙更浓了,“我真的不认识你们啊?你会不会认错人了?”

 

 

 

怎么可能会认错人呢。五年你的模样也没改变多少啊。叶修突然拉过不在状态的青年,在他推开自己之前,深嗅了一口青年的脖颈处。

 

 

不在发情期,信息素味道淡淡的。但是就像DNA一样的独特的信息素味道,叶修是不会认错的。

 

 

 

暖的人心头发烫的温郁金。和当时一样,闻着闻着就沉迷了。

 

 

“......许远,那我你也不记得了吗?”叶修说:“六年前在H市,你.....”

 

 

“拜托,兄弟,你真的认错人了,我叫许博远,不叫许远。”叶修还没说完就被截止了话头。小青年说着还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证以证自己千真万确不是那什么许远。“不信你看,喏,我的身份证。”

 

 

 

叶修拿过身份证,证件照上的人就像一个青苹果,眼角眉梢都显露出涉世未深,青涩得不得了。就是当年那个会给醉酒的陌生人买热可可的、热心肠的、善良的、足够正直的陌生人。

 

原来叫许博远,难怪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一个博字难倒了英雄好汉。

 

 

叶双儿看不懂面前的两个大男人在干些什么了。一个说另一个是我亲爸,那另一个就说他不是我亲爸。

 

 

 

不是很懂你们成年人的世界。

 

 

叶双儿企图给自家老叶疯狂眼神暗示,让具体解释一下。奈何叶修拿着人家的身份证就不动弹了。叶双儿只能跑到叶修身边,冲着叶修的脚就是一阵的蹦跶。

 

 

“老叶,回魂了。漂亮哥哥就在旁边,你干嘛非要看这个照片发呆啊,何况姐姐们都说身份证上的照片都很丑哒。”

 

 

 

漂亮哥哥?许博远面对小孩子的童言无忌,一个头两个大。

 

 

 

叶修一把捞起叶双儿,举到许博远面前,果然是亲生的,怎么看怎么像。叶修问道。“你......真的不认识我们俩吗?”和叶双儿同时歪头。

 

 

 

许博远都仿佛能看到他们俩头上的文字泡窗口里的大大的问号。

 

 

 

可是,真的不认识啊。

 

 

 

许博远的记忆里真的没有这两个人。一丝一毫都没有。

 

 

 

“抱歉,是真的不认识。可能你们要找的人只是和我名字很像,长得也很像而已。”

 

许博远才说完,能明显感觉到面前的人陷入了低气压状态。

 

 

 

是在找那孩子的另一个的家长吗?寻找,应该挺辛苦的吧。许博远突然有点不忍。“没事,你们肯定很快就会找到的。是叫许远吗?和我一样姓许呢,说不定会比较好找一点,我也会帮忙找的。”

 

 

 

青年真诚的提出帮助。叶修相信他是真的不记得了。而不是故意装作不认识。一个依旧如当年一样热心善良的人,如果不是故意的,那就肯定是发生了什么让他真的不记得了。

 

 

 

“那真是太感谢了。博远儿。”叶修说。京片子的儿化音圆圆润润的。

 

 

 

“哎哎哎----突然叫我博远......没必要吧。”大哥,咱们可不是很熟啊。

 

 

 

“那叫你远儿,就像叶双儿一样。”叶修顺道喊了一句:“双儿。”

 

 

 

叶双儿就脆生生的答了一句:“到。”

 

 

 

许博远虚擦了一下额头不存在的大汗滴。我是谁?我在哪里?我为什么要和这对神奇的父女进行这种神奇的对话。

 

 

 

“您还是叫我全名吧,帮忙找人只是因为我的工作性质接触到的人比较多而已,顺手之劳。”

 

 

“别突然敬语啊,叫全名多别扭啊,又不是小孩子受罚,叫全名威慑他们。”

 

 

“那......你随便叫吧。”许博远认栽,什么理由都被他说了。再说下去就矫情了。哎,这人那么能说,当什么网管啊,去说相声当个演员啊,不是更好找人嘛。

“双儿,给你远儿叔叔道谢。”叶修说。

 

 

叶双儿听话的就甜甜的叫了一声:“远儿哥哥。”说完冲叶修和许博远两人各来了不同角度的Wink。

 

 

 

许博远有一种被这两人吃定的感觉。深深的无力。

 

 

 

陈果在网吧一楼大厅晃悠了两遍还是没找到那个新来不久的网管。是不是悄悄躲哪里抽烟去了?老板娘的怒火中烧,前台小妹为自保,供出了叶修在家庭休息区。

 

 

 

要是敢在休息区抽烟,那叶修非得每天办上个百八十张月卡才能抵罪了。

 

 

 

气势汹汹走到了休息区,抽烟的叶修倒是没发现。只是多了一个陌生的小哥。而叶修和叶双儿都有一种在强撩这小哥的感觉。

 

 

 

“叶修你不在前厅办卡,你在这里干什么?”陈果问:“这位是?”

 

 

 

许博远被突然插进来的问责声惊到。回头看见干练的美女老板娘,貌似头上有火,怕是自己闯进了私人区域引来不满。连忙帮忙解释,自己是来退昨天堂弟办的包月卡的,又指指叶修,说被他认错而引起的乌龙事件。

 

 

叶修说;“就是这样,老板娘。没有偷懒啊,没有抽烟啊,天地明鉴啊。”

 

 

 

叶双儿也学着叶修把他的话加工一遍:“就是这样,果儿姐姐。老叶没有偷懒,老叶没有抽烟,天地明鉴啊。”

 

 

 

陈果被叶双儿萌一脸。也不催叶修去办卡了。交代几句让叶双儿看准他爸别在无烟区抽烟就走了。

 

 

 

许博远想起正事来,让给退卡也要走了。

 

 

 

叶修却说退卡是可以退,但是今天不行。得明天才能退。

 

 

理由嘛,一句网吧规定,让许博远无力反驳。

 

 

 

叶修送许博远走出网吧,在门口远远看着小青年走远了,倚靠着迎风的墙就抽起了烟。没想到抽到一半,火星明灭中,那小青年又出现在了视野里。带着温郁金暖人的沁香。

 

 

“我知道你女儿叫叶双儿,你姓叶。但是不知道你的名字是什么,刚才也没找到机会问。”许博远说:“这样会不会很失礼啊?”

 

 

 

叶修取下燃烧过半的烟卷,好看的手指和烟一同藏在背后,不让小青年被熏到。待喉咙里的烟气散了,才回到了一句:“不会。”

 

 

 

叶修:“不过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

 

 

 

“其实也不是很想知道了。”许博远挠头,这种弄得是自己很想知道人家名字的既视感,是要闹哪样。

 

 

叶修:“真的吗?”

 

 

许博远:“......好吧,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帮你找人的时候更方便了。”

 

 

 

叶修:“叶修。路漫漫其修远兮的修。记住了吗?”

 

 

 

许博远:“我又不是小孩子,当然记得住了。叶修,叶修,叶修,祝你早日找到许远。你们仨好好的。”

 

 

 

我要找的人,一直就在面前。

 

 

 

叶修说:“会的。”

 

 

 

“再见。”许博远这回是真的走远了。

 

 

 叶修的半截烟也已经烧完了。


叶修拜托叶秋查了许博远。有了名字和身份证号,在地球上找一个人,再容易不过。

 

 

看到五年前的车祸,许博远失忆等字眼时,叶修没有痛恨命运作弄人的愤怒,只有庆幸。庆幸他还活着。

 

 

 

叶修必须要找到他,而他活着。

 

 

TBC

真的是在一本正经乱写了(。


评论(10)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