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姜

世界上最难的事是


『感同身受』


最喜欢温柔的人了。


叶蓝only。

【叶蓝】主播约吗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大概已经是沙雕文学了

*前文链接已补


蓝河:“快说,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大神你是不是使用什么违法黑科技了?¦真实害怕.jpg”

 

蓝河的女朋友——忧郁:“这当然是用了......不可告人的黑科技。”

 

丫的蓝哥这暴脾气藏不住了,突然从座位上弹跳起来,拿在手里的手机狠狠举起,做了十几个猛然往下摔的动作,手机却还是安然的呆在手心,没滑落半分。蓝河默念三遍人间不值得,手机比较重要,才又屏气坐下。展现出职业假笑,只是打字的手格外的不温柔。

 

 

蓝河:“当然大神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小黄人乖巧】。”

 

 

蓝河的女朋友——忧郁:“真乖。”

 

 

最终蓝河的手机还是没能免受一摔的劫难。看着手机屏碎成渣渣,蓝河已经很能接受了,毕竟比起大神那些仿佛是发了羊癫疯般的文字,蓝河捡起手机,利落的撕下钢化膜,嚯,又是一枚新手机。

 

 

蓝河即将变成新时代缘由聊天’失血过多致死’第一人。和大神聊天的每一分钟都忍不住的在吐血。

 

 

 

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什么能够治骚话这门核武器技术的话,那一定是说更骚的话。蓝河亟待修习一门【如何在骚话上克敌制胜】课程。

 

 

QQ音又叩叩响起。

 

 

对方发射爱心抖了你一下。

 

 

蓝河的女朋友——忧郁:“喂,蓝河大大,你知道你的绝色现在已经在复活点停留超过五分钟了吗?有队友开始骂街了,你还不出来管管。”

 

 

蓝河忍下了那爱心的抖动。高冷的决定不给这尊大神任何回复。果断拿起鼠标开始重新参与下本。

 

看着绝色开始挪动脚步,原本喷麦骂脏的队友虽然收敛了很多却还是忍不住酸两句。

 

 

维他柠檬茶:“哟哟哟,谁还不是妹子了,也没见过你这样还中途下线的呀。谁知道好看的建模后面的脸上是不是长满了茧子。”

 

 

山竹妃:“取这名,也不怕这ID折腰。”

 

 

雨落莫斯科:“呵呵,我看了下还在直播呢,居然还挺多人看,我也要改名叫倾城去直播咯。”

 

 

匿名英雄:“这声音也是腻得发慌,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这是在打游戏不是在选美。”

 

 

 

.......

 

 

 

刷满了公共频道的语音和文字泡,酸得蓝河牙疼。但是自己确实不尽责,也不好说话,皱皱眉头又开始打boss去了。只是直播软件的弹幕刷得不要太快,伴随着拆台的君家队伍,原本绝色小姐姐刚积累的新粉都要在直播间里排队上演跳黄浦江。一个个刷屏要心碎哭泣到天明。

 

 

蓝河看着满屏的哭泣,嘴角抽搐的频率达到过去的22年生而为人的岁月中的新高。

 

 

关闭弹幕之后,蓝河开始加快了攻击速度。今日是不适宜直播游戏的一天。大忌¦

 

 

 

河粉们在听说自家蓝主播在直播间被惨痛扒马甲之后,十分军事化管理的去凑热闹。

 

 

一波蓝蓝的XX,河河的XX突袭绝色的直播间。犹如大批即将起舞的广场舞大妈,从ID 到头像到发出的弹幕,整齐划一,且土味十足。

 

 

主播约吗ヽ(•̀ω•́ )ゝ

 

 

主播约吗ヽ(•̀ω•́ )ゝ

 

 

主播约吗ヽ(•̀ω•́ )ゝ

 

 

 

.......

 

 

.......

 

 

 

 

关注主播不迷路,蓝河主播带给你每日一约的快落。

 

 

叶修看着加快了攻击的绝色,莫名的开始猜想蓝河此时的心理活动。叶修觉得自己或许会在三分钟后迎来一声喷嚏。

 

 

毕竟一是骂,二是想,三是感冒。

 

 

 

叶修觉得自己可能会疯狂的打一声喷嚏到蓝河的游戏结束。

 

 

可能是自我想象加成原因,又或者是蓝河的怨念太浓。叶修果真打喷嚏到停不下来。赤裸裸的感冒前奏。

 

 

等到蓝河结束了游戏之后,直播间已经是几班人马的天下了。

 

 

原本吵得不可开交的直播间在蓝河专心打游戏的十几分钟里已经好得如胶似漆。

 

 

河粉的传销式安利竟然捕获一众冲着绝色来的男粉。新粉也不计较绝色是个女装大佬了,毕竟操作是真的不错,还加入调侃蓝主播的队伍。齐刷刷的主播约吗,刷得比老粉勤快。

 

 

君家队伍也在自家主播的号召下,留下数量巨多的弹幕数,浩浩荡荡的跟着君莫笑离开了绝色的直播间。是真的做到了有目的的来,来去都不匆匆,挥挥衣袖留下了很多东西。

 

 

蓝河刚开口解释,“呃,其实绝色......”

 

 

蓝河这一分钟觉得之前队友说的油腻的嗓音是真的。只不过背后的不是满脸茧子,而是女装大佬。

 

 

把变声器拿开,找回自己声音的那一刻,蓝河小小的自恋了三分钟。还是这清爽的声音好听啊。

 

 

“其实这只是个意外,不是故意要装女孩。”

 

 

蓝河决定践行二笔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宗旨。

 

 

弹幕都是一堆问号,想要知道究竟是什么让荣耀小有名气的主播,开女号玩起了剑三。绝色粉想知道,河粉更像知道。

 

 

 

是责任吗?还是爱?

 

 

“是我一个妹妹,只是她的嗓音不好,很低沉,玩女号总是被喷人妖。所以才买了一个变声器,想要让声音甜美一点。最近几天我在她家,用她的电脑玩的游戏。那个变声器不好拆,造成大家的困扰真的不好意思。”

 

 

“所以说,网络上大家还是和善一点比较好。”

 

 

弹幕一半是表示蓝河主播肯定心善人帅,一半则是表示妹妹,什么妹妹?不在一个家的妹妹?

 

 

“表妹,她的ID是言飞飞,大家玩剑三的新粉可以关注一下。是个很棒的主播。”

 

 

对不住了,二笔的人妖号注定是保不住了。

还不知道事情发展的二笔还在游戏里大杀四方。女号的裙裾飘扬,二笔觉得自己定是这个区最秀的女侠。

 

 

蓝蓝家的床单:主播在哪我在哪。

 

 

河河的桃子:蓝哥放心飞,河粉永相随。

 

 

一条蓝河波浪宽:希望主播以后的小号事业河粉是第一个知道的,这样我们河粉才能早日达到战场。

 

 

蓝河嘴上说着是是是,小号事业暂时搁浅。但是想到君莫笑,觉得自己的小号事业估计得开到世纪大爆炸,彗星再一次撞地球。

 

 

直播又一次在无限的主播约吗中结束。

 

 

蓝河的第一次披马甲事业以粉丝看似安稳结束,实则蓝河大败结束。

 

 

气到蓝河直接开着荣耀直播的大号进君莫笑的直播间扔了好几个板砖的礼物。

 

 

虽然在人气最火的主播中送几个礼物会被极快的礼物大军刷过,但是主播间互相进入直播间有特殊的通知,叶修以极佳的动态视力,第一时间瞅见蓝河进入,以及蓝河送的几个板砖礼物。

 

 

叶修也没再直接在直播间里撩拨。怕这人真会直接越过网线打爆自己的头。

 

 

等叶修结束直播,已经是24点了。

 

 

叶修在QQ上给蓝河发去消息,本以为那人不会收到答复,没想到这人真的是小孩心性。气来得快也不知道掩饰,消去的也快。

 

 

蓝河的女朋友——忧郁:“嘿,蓝河大大,没想到你剑三也玩得不错嘛。”

 

 

蓝河:“那当然,我游戏全能。”

 

 

叶修觉得蓝河的这八个字可以发语音。他仿佛听见了语气里的小骄傲。

 

 

蓝河的女朋友——忧郁:“嗯嗯,蓝河大大还是很牛的。”

 

 

蓝河:“行行行,你得了啊。不知道夸奖会使人落后吗?别企图让我退步。”

 

 

蓝河的女朋友——忧郁:“蓝河你真好玩。”

 

 

蓝河:“......”

 

 

蓝河:“大神,你这话准备让我怎么接?”

 

 

 

蓝河的女朋友——忧郁:“当然是接受夸奖,然后回夸。”

 

 

蓝河:“哦,大神你真有意思呢,和你聊天我真的真的真的是一点都不难沟通呢,压根就不会吐血。”

 

 

叶修噗呲一声笑出来。蓝河是真的很好玩啊,太鲜活了。

 

 

蓝河的女朋友——忧郁:“主播约吗?”

 

 

蓝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好好的干嘛突然又说什么约吗?果然大神的心思你别猜。

 

 

蓝河:“大神你咋了?刷太多弹幕的后遗症吗?”

 

 

蓝河的女朋友——忧郁:“蓝河主播约吗ヽ(•̀ω•́ )ゝ?”

 

这颜文字看得蓝河眼晕。

 

 

蓝河:“约啥呢约?大神颜文字不适合你,别恶意卖萌了。”

 

 

 

蓝河的女朋友——忧郁:“你想在约后面加什么字呢?”

 

 

蓝河的女朋友——忧郁:“你加什么,我们就约什么。”

 

 

TBC


评论(15)

热度(60)